欢迎来到气派科技官方网站 !
-整合 > -人生就像不 > 公司新闻

宝格bog官网-马云舌战经济学家,计划经济论再起风云 _0

作者 :   发表时间 : 2021-02-19 00:00:00   浏览 : 231

.来源:野三坡论坛编者按:自去年11月份,在马云和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钱颖一、张维迎等人之间爆发了一场论战.虽然很少有人关注,但是这注定是一场影响国家未来走向的论战,也必将深刻影响每个人的生活.本论坛将有关各方观点整理如下,供读者朋友参考.马云的观点:计划经济将会越来越大 昨天在一场交流里,马克思主义讲到的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到底哪个好?我认为这个观念我们过去的一百多年来一直觉得市场经济非常之好,我个人看法未来三十年会发生很大的变化,计划经济将会越来越大.为什么?因为数据的获取,我们对一个国家市场这只无形的手有可能被我们发现.中医的医生在没有发现X光和CT机之前我们是没办法把肚子打开来看一看,所以中医的号脉,望、闻、问、切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指挥系统,但是X光和那个出来以后,发生了天翻地覆,相信数据时代我们对国家和世界的经济、数据明确的掌握,就像世界经济我们将会有一个X光机和CT机,所以30年以后将会有新的理论出来. ——2016年11月19日马云在“2016世界浙商上海论坛”上的演讲经济学家们的集体反驳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钱颖一:计划经济已经失败 二十世纪全球经济中的重大事件之一是人类尝试用计划经济替代市场经济,希望创造效率更高同时分配更加公平的经济运行机制.几十年的实践表明,计划经济无法达到这个目标,不仅与发达市场经济距离越来越大,而且也无法与新兴的市场经济竞争.到了20世纪的最后20年,几乎所有的计划经济都在向市场经济转轨.中国是这个历史大趋势中的一个例子,而且是突出的例子. …… 再回到计划与市场的问题.这个争论结束了吗?可能没有.不仅一些转轨国家出现了停滞甚至倒退,而且随着技术的变化,新的争论也会出现.比如,随着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的发展,人们会下意识地又想到计划经济.不过,机器不会代替人,因为机器没有想象力,没有激情,没有理想.但是,既然人有激情、有理想、有想象力,那么人就同时也会有激励问题宝格bog官网所以,激励问题是经济学中不能回避的问题,无论技术如何发达.  其实这个问题在上个世纪30年代关于计划与市场的大辩论中就已经体现.哈耶克在这个大辩论中最先提出了社会中信息使用的问题,特别是“本地信息”(local information)的使用.在此之后,几代经济学家研究信息问题,并深化到不完全信息、非对称信息以及在这些情况下的人的激励问题.机制设计理论、合同理论、产权理论等一系列理论都是沿着这个方向的发展,而且还在继续发展.如果计划经济的问题仅仅就是信息收集和计算的问题,那么随着计算机的进步,随着大数据、人工智能的发展,计划经济似乎又有希望了.然而,只要人的决策仍然起决定性作用,人的激励问题就是不能被忽视的. ——2016年12月7日钱颖一在“2016年中国经济学奖颁奖典礼“上的演讲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马云的判断不对 从经济学家来说,我觉得可能他(马云)这个判断不对,因为从历史上是这样,我们知道有一个在社会主义经济学派里面,有一种学派叫做市场社会主义,市场社会主义这个学派是说计划经济可以有效,计划经济让这个计划机构模拟市场,根据市场供求来定价,不要下达指标了,就是把这个价格弄对,价格弄对的情况下要求每个企业以盈利为目标,它的结果就会跟市场引领一样有效.到了60年代好像,1964年吧,经济学家兰格写过一篇文章,他说我当年所提出这个主张,原因是因为计算这个价格在技术上几乎是不可能的,他也建立了一个模型,就是经济学上这个人是意大利人,叫巴罗尼,说的建立一个资源配置模型,然后来计算这个价格,按照这个价格来进行交换,它的效果就是跟市场一样,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是具有同等的效率的,这个新古典经济学家他是(来自)帕累托(帕累托是个人名),就是支持这么一种观点,这个巴罗尼是他的一个学生.但是在30年代的争论里边,兰格是认为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可以同样有效率,但是他做一点改进,不是直接用计算的方法,去算出这个价格来,算出这个价格,然后根据这个价格编计划,而是让计划机关去模拟市场,模拟市场的意思就是说,他根据供求,供不应求就提价,供过于求就降价.“市场社会主义”在东欧是非常流行的一个观点,到了1964年的时候呢,兰格有一篇文章叫计算机与市场,他说我当年在30年代之所以提出这个意见,是因为没有计算机,在没有计算机的情况之下,你要算出价格来,这个模型很大,未知数有几千个,上万个,未知数,不知道要算多少年,算出来的时候已经时过境迁了.算出来的结果已经不适用了,经过变化了那个价格,跟那个实际的供求它对不上号,现在有了计算机,如果当时有计算机,我不会写那篇文章,因为我把数据放进去,几秒钟就出来了,这个东西叫做“计算机社会主义”.就是计算机的社会经济,而且有些国家做了,苏联在科技改革失败以后就不提改革了,它叫做计划的科学化,他就建立了用现代计算机技术建立的网络,各种数据直接就到了国家计划委员会,而且这个大概是70年代,这个网络还建成了,没有作用. ——在2017年1月8日吴敬琏接受财新网的“财新时间”节目采访 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有大数据也不能搞计划经济  长时间以来,我们并没有讨论清楚市场经济为什么优于计划经济这个基本问题.大家太注意现象层面的就事论事了.  其实,早在二十世纪初期,就有学者第一次论证了计划经济可以跟市场经济一样有很高的效率.但是有一个前提,信息必须是充分的.  在信息充分的情况下,计划经济通过计算得到的结果,能够跟市场经济达到同样的水平.但是后来又有学者证明了这样的信息机制是不可能建立在计划经济条件之下的,我们自己的经验也证明了这一点.  信息的非对称性,信息的完全性是不可能做到的.在经济活动中,信息是分散产生的,怎么可能把这些分散的信息集中到一个重要的制定经济计划的机关,然后得出结果呢?  我过去工作是跟国家计委在一块的,有一年我参加计划制定工作,发现了这样一件事.  计划委员会的工作是要把下面上报的信息集中起来,但下面上报的时候,所有的产出信息都会少报,所有投入的信息都会多报,否则就是给自己找麻烦.计划委员会也知道这个情况,所以就要在下面上报的相关数据上砍一刀.那基层也知道计划委员会要在数据上砍一刀,所以它就会比本来多报的数据还要多一点.这就叫头戴三尺帽,不怕砍一刀.你说这个事怎么解决呢?有人说用现在的大数据和计算机来收集这个信息,建立全国网络,这个罗马尼亚做过,苏联也做过,七十年代网络就建成了,都没有成功.所以说有了大数据就能搞计划经济,这个说法是非常可笑的. ——2017年4月16日吴敬琏在上海高级金融学院的演讲 著名经济学家、北京大学教授张维迎:这是完全错误的 有人认为大数据的出现可能会使计划经济重新变得可行,这完全是错误的.为什么?硬知识和数据尽管对企业家非常有用,企业家决策时确费用实也需要数据,但这些数据是谁都可以得到的,真正的企业家精神一定是超越这些知识和数据的,也超越我们现在讲的大数据.仅仅基于数据的决策只是科学决策,不是企业家决策.企业家必须看到这些知识和数据背后的、一般人看不到的东西,而且不同企业家看到的东西可能完全不同.传统经济学认为市场的主要功能是配置稀缺资源,假定资源、技术和偏好给定,然后根据目标去选择手段.实际上,市场真正最重要功能不是配置资源,而是改变资源,用新技术、新产品、新组织形式来改变资源的可用程度,甚至获得全新的资源.这些改变就是我们讲的创新,社会的进步很大程度上是企业家创新带来的,这种创新不是数据能提供的,包括大数据.就创新而言,数据能提供的帮助是非常有限的.汽车出现之前有邮政马车,有关邮政马车运输业务的数据无法帮助卡尔·本茨、戴姆勒和迈巴赫去发明汽车,否则,发明汽车的就应该是马车夫,而不是卡尔·奔茨、戴姆勒和迈巴赫.比尔·盖茨创造软件产业,也不是基于已有的计算机数据,否则,创造软件产业的应该是IBM,不是比尔·盖茨.同样,电信数据也不可能告诉马化腾去创造微信,否则发明微信的就应该是中国移动公司而不是腾讯公司.所以,企业家的决策一定是超越数据的. ……不确定性意味着什么?基于过去无法预测未来,这就是我们需要企业家的原因,如果能用数据预测出未来就不需要企业家,只需要管理者,甚至机器人即可.企业家对未来的预测不是基于统计模型,不是基于计算,而是基于自己的心智、想象力、警觉性、自信心、判断和勇气.任何可以通过统计模型做出的决测,都不是企业家的职能,只是日常管理工作.所以毫不奇怪,企业家的判断通常是常人不能理解的.——2017年4月28日张维迎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EMBA开学典礼上的演讲马云再次回应:大数据让计划成为可能 去年我提了一个观点,我说由于大数据时代的出现,我们对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将进行重新定义,我们在过去的五六十年,大家认为市场经济要比计划经济好很多.但我个人觉得,未来三十年,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将会被重新定义.我这个观点在国内得到了很多的经济学家一致批判,大家觉得我是胡说八道.这里我自己先告诉大家,我指的计划经济不是那时候苏联的计划经济,也不是中国刚开始的计划经济.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最大的差异是,市场经济有一只无形的手,我想问大家,如果这只无形的手你愿意摸到,你愿意做计划吗?在大数据时代,特别是万物互联的时代,人类获得数据的能力远远超过大家想象,人类取得对数据进行重新处理以及处理的速度的能力也远远超过大家,不管是AI也好,MI也好,我们对世界的认识将会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所以,我想说明的一个问题,由于大数据让市场变得更加聪明.由于大数据,让计划和预判成为了可能.——2017年5月26日马云在贵阳数博会上演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