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气派科技官方网站 !
-&n > -对话王兴: > 公司新闻

-整合软硬件消灭五大怪,七岁的YunOS破茧蝶化 _0

作者 :   发表时间 : 2021-02-19 00:00:00   浏览 : 231

七年前,YunOS 1.0的问世圆了阿里一个自主操作系统之梦,不过那个时候YunOS的研发团队恐怕不曾预想到此后七年经历的天翻地覆的变化.操作系统的着眼点从“移动互联”逐步转向“万物互联”大体是对这七年变迁的粗略写照,而这一剧烈而迅猛的变化也让YunOS在不同的角色之间进化切换,最终成为一款基于CloudApp架构的万物互联操作系统. 几天前的YunOS开发者大会上,YunOS 6正式发布,阿里巴巴技术委员会主席王坚难掩自豪地表示:“YunOS 6把我们带入了一个最好的时代.”在他看来YunOS 6之所以有着跨时代的意义,原因在于因为有最坏的事情作为对应.而所谓“最坏”即某款操作系统存在的“五大怪”问题.尽管王坚没有指名道姓,但谁都听得出来是在影射Android.谷歌正在收紧Android的开源政策,前不久刚刚点名批评了小米的MIUI,原因仅仅是后者对图标进行了重新绘制.一方面谷歌不得不承认原生Android是一个相对简陋的需要修补的系统,但另一方面又无法容忍手机厂商对系统的深度定制,为了掌握对系统的控制权,谷歌正变得愈发保守.显然,在以“开放”为关键词的万物互联网时代,谷歌的态度转变有些不合时宜.而与此形成对比的是,YunOS不断发展,破茧蝶化,.破茧前:回顾YunOS的进化之路YunOS发展的最初两年更多的还是作为一款移动操作系统出现的,2012-2015年是智能手机市场高速增长的三年,YunOS的高速增长不得不说与这个大的背景紧密相关,得益于国产手机品牌的强势爆发,YunOS也抓住了这三年黄金时间一跃成为仅次于Android和iOS的第三大移动操作系统.当然,反过来看YunOS的赋能作用也为包括魅族、康佳、朵唯等手机品牌提供了差异化的市场竞争力.YunOS并不甘于单纯作为一款移动操作系统,很快便展示出其高兼容性和可扩展性,迅速在智能家居、可穿戴设备、行业终端设备乃至汽车产业等领域展开全面布局,这种布局很难以业务的多元化作为定义,因为YunOS本身自始至终都是布局的核心,而多终端跨行业布局只不过是YunOS价值的最大化体现.按照阿里巴巴技术委员会主席王坚的说法,YunOS的最大价值就是让原本离线的设备和服务走向“在线”.而设备和服务的“在线”则是实现万物互联的基本前提.YunOS帮助不同领域不同类型的离线设备走向在线的过程,实际上就是YunOS不断打破边界得到自我进化的过程,这个过程也是对软硬件的一次整合过程.那么今天我们看到的YunOS 6的进化一面体现在何处?最大的进化便在于它基于全新的系统架构从根本上改变了软硬件整合模式.全新构架的YunOS 6基于云的应用框架和先进的安全机制,融合了语言和图像识别等机器智能,不仅赋予设备以学习能力还创造出了新的物种——互联网汽车.汽车越来越像一辆装着四个轮子的手机,没有任何一家车企还未对汽车互联引起重视,但有着百年历史的传统汽车制造业在汽车联网这件事上却有些力不从心.与此同时,不断破界的YunOS正开始对汽车产业发起进击,于是上汽集团与阿里巴巴这两个看似不搭边的企业最终竟水到渠成地走到了一起,并共同打造出了全球首台量产的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汽车荣威RX5.这无论对于汽车产业本身还是整个IoT产业而言,都是一个标志性的节点.可以预见在全新的软硬件整合模式下,YunOS进化之路还将继续.YunOS 6的发布绝不只是一次简单的版本更新,而是对“坏时代”的挥手作别,是来自最好时代的第一声问候,是从移动互联正式与万物互联时代交接的符号.然而时代的车轮滚滚向前,却总是难免有人不合时宜的充当历史的绊脚石.进化之路上遭遇“五大怪”6月10日的YunOS开发者大会上,阿里巴巴集团技术委员会主席王坚对某操作系统的“五大怪”问题毫不讳言,他如此总结:“它是一个需要手机OEM投入超过20倍人力修补的操作系统,一个需要工信部出面规范消息推送标准的操作系统,一个需要每个OEM都有自己的安全卫士的操作系统,一个需要OEM国内国外迅速变脸的操作系统,一个蔑视最大移动终端-汽车的操作系统.”王坚虽没有点名指出,但很显然这“五大怪”就出在Android身上.在我看来王坚总结出的这五个问题个个都指向Android的痛处.不可否认Android在操作系统市场的绝对地位,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一地位的建立是基于Android极强的开放性的,为了占领市场份额,谷歌给了开发者们包括手机厂商对Android进行二次定制开发的权利和自由,但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丧失了对系统的控制能力,如系统升级和消息推送等服务.在Android获得绝对的市场地位之后,谷歌正试图通过收紧开源政策的方式来夺回对系统的控制力,这对通过深度定制的方式获得系统差异化优势的众多手机厂商而言,显然不是件好事.坦率地说在YunOS出现之前,Android几乎是手机厂商唯一的选择,在欧洲、俄罗斯,谷歌还曾因为Android涉嫌垄断遭到起诉.事实上很多手机厂商对Android有着很强的依赖性,谷歌收紧开源政策难免让很多厂商陷入一种受制于人的局面,在这种复杂的关系和纠葛之下,许多手机厂商学会了“变脸”,国内一套系统国外又是一套系统.此外,因为开源模式,Android系统的安全性也始终饱受质疑,不过这倒给了很多安全企业不小的生存空间,几乎每一部Android手机上都会装有一个“安全卫士”.再者在为汽车打造一部操作系统这件事上,谷歌也曾经跃跃欲试,不过Android auto只是简单将手机和汽车互联,本质上并不是一个独立的汽车操作系统,并没有太大的创新和实际意义,宝马在今年三月放弃与Android auto的合作大概也是出于这个原因.谷歌至今没有推出一部真正意义上的汽车操作系统,以我来看一方面因为汽车不像手机,软硬件整合难度更大成本也更高,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是任何操作系统在发布之前都要经过大量不同品牌硬件的测试,财大气粗的谷歌或许可以将几十部主流车型买来用作测试,但对众多汽车互联应用的开发者而言显然是不现实的,这也就意味着谷歌很难将Android的开发者生态在汽车产业上完成复制,商业模式也就无从谈起.另一方面,谷歌、苹果这样的巨头可能仍然没有想好该以何种方式在汽车产业链中分一杯羹,是从系统入手还是直接造一部汽车出来?依然是个问题.说到底,Android的“五大怪”问题根本上是一个利益权衡的问题,是以保守的方式闷声发财还是以大胆的创新改变一个行业和人们的生活方式的问题.王坚说阿里巴巴在2010年开始做YunOS的时候就有一个愿景,就是希望这个操作系统能够和所有的软硬件开发者一起走到新的时代.那么,这个时代来了吗?而万物互联网时代的操作系统又是什么样子?整合软硬件新模式,YunOS再度进化七岁的YunOS还能如何进化?这是我在YunOS开发者大会举办之前最大的疑惑.YunOS 6的发布给出了答案.一如我们所见,YunOS在与硬件厂商的合作上采取了一种与Android完全不同的模式,这种模式更“重”,更耗费精力但却能够将软硬件的结合做得更加出色.无论是智能手机还是汽车,YunOS都与合作伙伴一起基于各自需求进行系统的深度定制化开发,在阿里云计算能力、人工智能技术这些基础设施上,为合作伙伴打造一款能够体现产品产异化竞争优势的硬件.特别对汽车产业来说,靠一款通用的操作系统来满足不同车型的需求目前来看几乎是不可能的,YunOS与上汽集团的深度定制化合作模式提供了一个可行方案.所谓物联网、万物互联网,本质上就是软硬件的整合,而YunOS 6则在原来的合作模式基础上带来了全新的软硬件整合模式.例如在图像方面,YunOS可以在单镜头下实现双射效果,降低产业成本;在外置服务方面,通过接入千寻位置亚米级高精度定位服务来提升系统的定位精度;基于位置场景,YunOS还可以提供NFC交通卡、会员卡、小区门禁卡等可信服务,在海外海提供eSIM功能.这些服务和功能的实现都离不开软件和硬件的整合.10日的开发者大会上,YunOS与33家合作伙伴联合宣布将共同致力于实现伟大的软硬件垂直整合愿景,中国移动也表示愿与YunOS携手走进5G新时代.YunOS过去七年的成长离不开合作伙伴的支持,尤其是YunOS Mobile,在众多合作伙伴的迟迟下迅速成长为第三大操作系统.而相对移动互联时代,万物互联网时代则是个截然不同的新时代,物联网的软硬件整合模式也发生了巨大变化,操作系统再也不能以一种通用的方式一统江湖,而是需要与软硬件厂商、开发者共同进行定制化的开发.七岁的YunOS仍然走在进化的路上,已经实现大范围多终端覆盖的YunOS接下来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加强端与端之间的关联性,实现不同终端数据的互联共享,而不同终端设备之间的互联互动则是消费者层面能够感知到的变化.我们很容易被“万物互联”这一充满想象空间的概念激发出好奇心,而YunOS则让我们在好奇心之外逐渐感知到这一伟大的时代的到来.YunOS 6,一个最好时代的开始.